我劝他来我这工作一年,出去后果然薪资翻番了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5      浏览量:0
沙发椅和餐椅,束花和藤花,如果仅纠

沙发椅和餐椅,束花和藤花,如果仅纠结于坐在哪边,再美的环境也吃得不香吧!


跟小舒第一次见面(面试)时,他正处于个人的低谷期——和前老板的亲戚闹了不愉快,离职回国后半年把行业Top20的公司面试了个遍,差的平台给不到更好的薪资,好的平台不要他,其他行业也没拿到特别靠谱offer。


面试10min,我基本确认小舒能拿到我这的offer。果然John总复试20min后,就要我跟他谈薪资。

我没有立刻告诉他“面试录用”的好消息,因为我知道他手里不只有1个跨行业的offer,于是我又开始像初试一样深挖他的其他信息。

小舒之前在他行业Top4的公司工作,在中东长期出差做门店拓展和销售负责人,跟大老板安排在店里的侄子闹了不愉快,一气之下离职了。

小舒的行业资源很集中,Top1和Top2的公司都是巨头,都把小舒给拒绝了;Top3-20都比较一般,无非是公司业务规模稍有差距,但多数都给了小舒offer,但是岗位和薪资都和以前差不多。已销售工作3年的小舒当然不甘心这样的换工作结果,于是开始考虑跨行业的机会,但是都没有找到平台、薪资皆满意的机会。

虽然处于低潮期,但是毕竟销售出身,小舒聊着聊着跟我谈起了很多有意思的事,比如在中东开店要处理好和警察的关系,因为他们随便一罚就一个月甚至几个月的利润;迪拜的名表比国内便宜很多,他由此帮朋友代购一块表就赚了2万;中东虽然有钱,但是他们的很多消费电子产品质量都不好,所很多人从广东批发过去做倒爷……以及,他的面试记录表,记录着他面试30多家公司的情况,包括公司主营业务、规模、岗位、待遇、面试失败的原因。

也正是这张表,让我找到了说服小舒的机会——Top1和Top2的公司认为他没有对接大客户的经验,因此面试失败。

我公司的E事业部,也就是小舒面试销售的部门,几乎都是女生,应对强势的国际大客户都不善于招架,因此John总希望招几个灵活机灵的销售男生,一方面帮作为领导的他分散压力,一方面带动一下销售姑娘们。有3年独立跑海外销售、有条理又大胆的小舒,毫无疑问是合适的人选。

“你来我这里,虽然工资比你上家高不了多少,但是我这里的E事业部全是世界500强的海外客户,你有能力的话John总肯定不建议多给你对接几家。3个月后,驻L.A.的同事回来后,你可以申请接班去L.A.,甚至现在我就可以去问John总可不可行。去了L.A.你更是可以直接和A客户这种体量的公司面对面对接工作。一两年后,如果你在我这混地好,照样可以晋升,我们公司虽然不是巨头,但是人事晋升机制非常完善;如果混得不如意,起码你知道怎么应对大客户,再面试Top1和Top2这样的公司,你会更有筹码应对。”

小舒没有立刻答应,但眼神已经证实了我的判断。当晚我把和John沟通3个月后派驻L.A.的聊天记录给小舒看以后,他果然接受了我的offer。


可惜,来我公司后小舒过得并不如意,不久后女上司有了明显地间隙,但John依旧派他去L.A.工作了将近1年,回来后的小舒又工作了小半年,还是提离职了。我了解到虽然John总对他评价尚可,但是和女上司的关系已无法弥合,于是还是坦然地提醒他:你再去之前Top1和Top2的公司试试,这次应该不一样。

1个月后,小舒拿到了Top2公司和国内跨行业另一家巨头的offer,年薪也都翻倍了。我也不觉得奇怪,毕竟1年多以前我就知道他的潜力,只是还差1块拼图激发出来。

在这之后,我和小舒一直保持着朋友联系,也收到了他再去中东时给我寄回的明信片。虽然他在我司工作不久,但这段关系是我招聘生涯中的一大兴事。


那几年我见过很多曾经走到小舒当时困境的候选人,其中有个年轻的候选人和我公司同行业,第1次电话沟通时,他听到我预估给的工资范围就不想来面试了。

之后半年间,我时不时还能搜到他的简历,也找他沟通过第2次,但同样谈到可能的薪资就终止了,依旧没来我公司面试过。

后来有个猎头向我打听他,说我公司给了他offer只是他不满意薪资没过来,而这个猎头的客户也在犹豫要不要推荐给更高职级的领导复试。据说他的客户听了我的答复后立刻就放弃了他。这大半年来他的简历一直刷新,但内容从未变化,包括薪资。


作为1个甲方招聘,我并不是想鼓吹“跳槽/换工作不一定要涨薪”这种鸡汤理论,我也曾给过候选人相比上家公司高额的涨薪。

只是,职业生涯终究是场长跑,虽然前面看着一飞冲天的同龄人会很羡慕,但是我们的目的都是攀上顶峰、看到更远的风景。有时候适当缓缓脚步,也能后发制人。

一个自信的求职者,他的信心不是仅来自“offer中的薪资”,而是作出理性判断的能力和再次前进的力量。